• <object id="d6nii"></object>

        河南快三河南快三官网河南快三网址河南快三注册河南快三app河南快三平台河南快三邀请码河南快三网登录河南快三开户河南快三手机版河南快三app下载河南快三ios河南快三可靠吗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文化廣場>文學>詳細內容

        文學

        月影徘徊 ——豫章故郡求學有感

        來源:啟航 作者:趙豫隴 發布時間:2012-10-19 10:04:17 瀏覽次數: 【字體:

          站在窗前,皎潔的月從東邊的湖面上升起。月色如水,月影在靜謐的天地中探出身子,貪婪的看著深秋的月。這月色美景就在我的眼前,可是總有一種置身畫外的感覺,為何不走下樓去,踏著月光與這美景融為一體呢?又何必受這扇窄窄的窗的束縛呢?

          出門,沿著樓下的湖,隨意走去。這湖面積不大,環湖有一條幽靜的青石板浦蒲城成的小路,路兩邊有重重疊疊的柳樹,參差彼伏,恰為這小路撐起一頂頂傘,可以遮擋炎熱的陽光,亦可以暫避蕭瑟的秋雨。因此,在大學里,這湖畔便成為戀人們幽會的妙處。可是今夜,寂靜的湖畔竟無一人,或許是今夜湖中的月太明太亮,此刻這美景獨屬于我,索性環湖獨游。

          柳梢拂過面龐,癢癢的,這是風的把戲。調皮的她又攪入了了這一汪湖水中,揉碎了鏡面。剎那間,支離破碎的月在水面上起伏。水光月光,交織在一起。這卻使我發起愁來,又該如何撈起這細膩的碎玉呢?細細地向水面看去,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竟然有三兩個嬉戲的墨點。活了的水墨畫?噢!是小小的水鴨,他們也在為這碎玉找尋。時而抬頭望天,時而用扁平的嘴呷呷這銀鏡,再不然就生氣地鉆入水中。可是這惱人的風怎肯作罷呢?直吹得柳梢拂動,草絮紛飛,也吹開了我的衣襟,累了一天的身軀被風緊緊地裹挾著。

          獨自走著,可是這明月卻靜悄悄的斜在天邊,投過來縷縷銀絲。時而望向玉盤,“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其實把月比成白玉盤竟如此有趣味。這輪月以蔚藍、深邃、高遠的宇宙為背景,愈發潔凈、古樸、清新、自然。

          這明月不似風,風時而溫柔地飄過發鬢,時而凄冷地吹過面頰。而月呢?總是在天邊伴你行走,你走她也走,你停她也停。晴朗的夜里,能時刻相伴的不正是這輪明月嗎?何不沉醉與畫卷中,忘卻這份感傷呢?長風萬里外的故園又該如何呢?時空相隔,也只得托付明月遙寄深情。夜深深,湖畔的蟲蟬的低吟聲也漸漸消失于夜色之中。更加涼了。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相交歡,醉后各分散。”可我又該到哪里尋求詩仙的豁達呢?況且,這湖里可沒有載得許多愁的小舟啊!

          上大學已數月,雖偶爾與家里有電話相通,可那簡潔的三言兩語又怎能使我明了父親那被風凌亂的頭發又白了幾許呢?此時此刻,家中的火爐未滅吧?否則,明日清晨,父親又得披上外衣,在風里踏著晨露,借著拂曉的光,爬上二樓,敲開鄰人的們,換得一塊熾熱的煤球。在一陣寒暄后,返身回來,把煤重新添回爐中,一番忙碌中整間屋子又充滿了祥和與溫暖。而我呢?依然在暖暖的被子里重復著童話般的夢。

          這火爐雖小,可是它卻是全家人的生活中心。一日三餐,開水熱茶,皆由此火爐。僅僅是三餐,卻要父親去很遠的地方買菜。常常只是為了節省一毛錢,卻要走好幾條街。當我睡意朦朧的打開門,提過父親手中的袋子時,只是感到手中一沉,卻從未注意到父親粗糙的手中早已布滿了勒痕,蒼白的手背上還有寒風吹出的道道血口。

          有許多個夜晚,我與父親隔著火爐相對而坐。火爐上只有一口小鍋,煮的東西也十分簡單,幾塊肉,或是豆腐,青菜,配料也是很隨意的,不過是一包火鍋料,鹽,醋。沸騰了的開水翻動著,咕咕作響,上下起伏的豆腐在我的眼里也充滿了趣味。它們在鍋里爭吵著,翻滾著。水汽從鍋里彌漫開來,暖洋洋的。松軟滑嫩的都附在筷子上游動,費了半天氣力,才將其請入口中。真燙!吐了吐舌頭,吸了好幾口涼氣。浸入肉湯的豆腐早已滲透了香味。牙齒輕輕一合,頓時從牙齒酥到了了心底。還未來得及下咽,便迫不及待的搶過第二塊。轉眼間,鍋里只剩下了沸騰的水,而香氣濃濃。只好慌忙抓起筷子在鍋里翻攪著。

          那月早已悄悄爬上我們家門前的梧桐樹,攀爬在光禿禿的樹干上。靜靜地把月光散下來。

          門前的梧桐很高,尤其是在冬天,寂靜的月光灑在它的軀干上。黑漆漆的樹影里藏著我。我就這么站在院子里,透過梧桐樹光禿禿的樹干看著月亮,從樹的一端升起,從另一端落下,總是要在枝干感上逗留一會兒。也許她也想感受一下小小家庭的溫暖吧!有時我也會在屋子里看著她,直到水汽從鍋里涌出,漸漸模糊了玻璃,也模糊了我的雙眼。

          家中院子里的落葉或許早已鋪滿了地面。在月光下,地面上銀光閃動。在葉子上踏來踏去,攪得院子內一陣響動。時而來了一片云,遮蔽了月亮。瞬間豆大般的雨點從天上降落,哪里還顧及得到落葉呢?便飛奔逃回屋內,關了燈,鉆進被子里。窗外傳來沙沙的響動。起初只是感到門前的落葉被雨水打動。馬上猶如千萬匹馬奔踏而來,多而不亂,雜而有章。無數個音符跳躍而出,在葉子的皮膚上舞蹈。一聲重音,那又是風的伴奏。在黑暗里,盡管去享受。叮叮咚咚,輕輕重重復輕輕,舒舒緩緩再緩緩。雨滴梧桐,更顯幾分優雅。雨打芭蕉亦有幾分憂愁。這不禁有了商略黃昏雨的味道了。雨滴也懂藝術啊!何不這樣聽下去呢?從春雨綿綿聽到秋雨瀟瀟,從夏雨陣陣聽到冬雨噠噠。終于從童年聽到少年,從少年聽到青年。可故園的雨還在為我演奏起那熟悉的旋律嗎?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夜,梧桐樹下沒有了我的身影,而在這蒙絡搖動的柳枝下,卻有我獨自徘徊的身影。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背影》,父親那低矮的身子,爬上月臺,又反身下來的動作與顫微微的背影。起初看來不以為然,只是覺得朱自清的淚水過于隨意,內心里亦有一絲不屑,而如今呢?終于也獲得了一份“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的感傷。揮之不去。即使暫時的忘卻,它也堅定的襲來。即使懂了,也許早已只身天涯,獨攬明月。

          今夜,如練的月光依舊擁抱著我,如同多年以前的每個夜晚。終于,浮華與躁動,一起被月光洗去,給我片刻的安寧。

          黎明即將到來,月亮漸漸向西沉了下來。踏著小路,細細的在心底收集起最后的片片月光,向寢室走去。熟睡了的蟬蟲還沒有醒,我只得放輕腳步,生怕驚擾了它們的夢,更怕驚走即將落下的月。

          再從窗口望去,隱約中在清晨的薄霧里還有月的身影。

          (作者為南昌航空大學文法學院111442班學生)

        【打印正文】
        河南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